咨询服务当前位置: 首页 > 咨询服务 >
中国影视“爆品”如何投资变现?
   中国电影的黄金盛宴正在开启,一部接一部影视“爆品”接踵而至,中国电影仿佛搭载神舟七号飞船,以飞一般的速度直抵宇宙上空。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影视作品成为“爆品”而被奉作经典,被人们津津乐道,也有一些作品如同趟雷的炮弹,一不小心就被炸毁而全盘皆输。赌徒般的投资者们,如何在这变幻莫测的时期拾得遍地黄金?

    也有业内人士直言:我对“爆品”持怀疑态度,如果一开始就想做“爆品”,99%是做不到的,我的原则是怀着对观众、对艺术的虔诚之心认真做事,将每个环节做到最好,让观众发现你的好。

  受访嘉宾:

  刘洪涛(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、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总制片人)

  马中骏(慈文传媒集团董事长、电视剧《花千骨》出品人)

  柯利明(著名投资人、北京儒意欣欣影业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、电影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总制片人、《老男孩猛龙过江》出品人)

  叶宁(万达文化产业集团副总裁、电影《煎饼侠》出品人)

  “爆品”需要天时地利人和

  影视“爆品”是怎么来的?有人把爆品归功于天时地利人和,那么,如何找到天时地利人和的交叉点?对于投资人来说,如何在众多的影视作品中选择“爆品”进行投资?

  刘洪涛:选择一个好剧本,找到一个好的合作伙伴,然后再找到合适的人去做。

  叶宁:一部电影的制作过程很漫长,完成制作相当不容易。作为投资人如何选择“爆品”?我认为,这个作品要从文字到最后的镜头都要表达好的故事,因为有好的故事就成功了一半,但到最后商业成功时还需要一些运气或其他的东西。

  马中骏:作为《花千骨》的出品人,我认为,遇到爆款作品是运气,作为制作人,我在业内也有几十年的从事史,以我的经验来说,“爆品”的出现需要具备几个要素,比如,对的时候要有对的人出现,要有好的运气,你再努力运气不好也不行,爆款作品的出现需要天时地利人和。

  柯利明:到目前为止我们公司投资了一些影视作品,但其实并没有办法在一个项目最开始时就能确定是否为“爆品”。除了运气之外,谁来制作、题材后面的营销、谁跟你作为对手发行等因素都很重要,“爆品”的出现确实需要天时地利人和。

  “作品打动我 就给你投钱”

  对于创作者来说,怎样的作品才能打动投资人?投资人对好作品的判断标准是什么?

  叶宁:作为投资人和制片人,《夏洛特烦恼》我看过很多遍,现在观众的评论直接、快速,如果电影上映后收到的第一轮评论不好,那么第二轮基本没人看,作品不能打动观众是不行的。《夏洛特烦恼》的成功是因为故事的力量,好故事让大家感动。

  我认为好的投资项目可遇而不可求,这是一个创作时代,创作者应该放下复杂的心态,简单地进入到故事中,只需要表达好故事,用情怀去触动观众,其他的事交给投资方和制片方去做。

  目前中国电影的创作不拘一格,百花齐放,中国电影的今天可以说是创作者的春天,但创作过程中要懂得目标观众群,如果创作者的作品和观众有互动,能感动观众,那就是成功的。在好莱坞,剧本创作很重要,有的电影剧本会花两年时间进行打磨,反观中国,好像没有几部电影能踏踏实实花一年时间打磨剧本。我每天看很多剧本,有些剧本只看5分钟就扔掉了,因为不能吸引我,假如一个故事3分钟还不能吸引人是没有办法让投资人给你投资的,3分钟都不能吸引人,怎么可以拍出100分钟的长篇去吸引人?

  马中骏:好作品确实要回到剧本,一个好作品首先来自编创者的兴趣,如果没有兴趣一定做不好,这是第一;二是发现,对作家来说,要有一双好眼睛,要有发现题材的能力,对导演来说,要有发现剧本的能力,题材、剧本、导演、演员,把这些对的因素融合在一起,好的作品就出现了;三是用心,不管大数据也好,大IP也好,技术再先进,内容不好也没用,内容好靠的就是用心。其实影视行业类似于手工艺行业,完全凭手工技艺,而不是靠机械化操作,回归本真才是正道。

  “赌徒”的心态 菩萨的虔诚

  大数据和大IP对制作“爆品”有多少帮助?制作“爆品”的窍门是什么?

  柯利明:我们都从一线剧组摸爬滚打过来,影视行业就是战场加赌场,影视行业很传统,我是很怀疑大数据和大IP的,这个行业是一个需要冷静积累的行业,创作者的涵养、品位和认知决定其作品的深度,包括导演的审美、讲故事的方式等,没有这些做基础,短时间内很难做出好的作品。

  今年中国的电影市场才意识到什么是娱乐,其实制作“爆品”真正的窍门就是不断学习和更新,因为消费者是以不断抛弃的心态在看电影,因此,我们既要有“赌徒”的心态,也要有菩萨的虔诚,必须要有非常强的执行力,管理好剧组所有创作人员的情绪。举例来说,我们公司是一个执行制片公司,我每天都在想怎么找到最好的人匹配相应的资源,还要想这些匹配是否合适。对于我们来说,要在最佳状态里尽可能优化团队,优化最佳匹配,让所有元素在最佳的状态中出现。只有集项目管理、情绪管理、审美能力和商业操作等因素于一体,才能制作出一款“爆品”。

  “爆品”就是往前趟雷,没被炸伤,你可能会成功;炸伤了,你就没有了。我看过很多日本电影,他们并没有IP概念,我那些同事们每天都拿大数据给我看,我发现很多数据背后是说不出来所以然的。所谓“爆品”也有一点点运气,但更多的是幕后人员用心在做。

  刘洪涛:我对“爆品”持怀疑态度,如果一开始就想做“爆品”,99%是做不到的,我的原则是怀着对观众、对艺术的虔诚之心认真做事,将每个环节做到最好,让观众发现你的好。今天的电影产业不是由意见领袖和主流媒体主导大家,而是每个人都可以提出意见,如果作品好自然就可以脱颖而出。

  我曾对我们的团队说过一句话:中国观众没有错过任何一部好电影,如《狼图腾》、《大圣归来》等,票房都非常好。但票房多少我不在乎,我更在乎的是品牌,如果我们的品牌被观众接受,后期发展可能会更顺利。只要认真做电影,做出好品质,哪怕赔了,至少作品不丢人。现在我们的第一部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就非常火爆,至于第二部可能非常难,我们会根据各个平台的观众反馈去做第二部、第三部,总之,做艺术不要急于求成。

  开心麻花做了这么多年舞台剧才做电影,尽管我们走了很多弯路,但都是非常好的积累,有股东让我们从做内容转向做平台,但我认为这个团队最擅长的还是做内容,我们想把自己做成一个喜剧类型的公司,不管电影、话剧、音乐剧还是儿童剧。

  浪漫的初心 真实的情怀

  消费者喜欢怎样的作品?创作者应该如何创作?

  叶宁:中国现在的情况是消费者很浪漫、可爱,而且渴望好的作品,这是中国文化消费市场最大的潜力。当前是一个娱乐文化的时代,很多青年人存在现实生活的压力,需要真实的情怀打动他们。所以,创作者内心的情怀是创作时一定要坚持的。观众被《夏洛特烦恼》感动,是因为有一些情怀打动他们。包括电影《煎饼侠》,大鹏把娱乐精神加到电影里面,他的音乐会感染观众,剧情有温暖的内核,又有喜剧的外表,这个戏才会打动观众。情怀来自对生活的洞察能力,很多演员天生具有生活的幽默,包括开心麻花这么多次的成功,很多喜剧的包袱都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。

  这两年中国电影正在发生大的变化,现在很多好莱坞公司也开始拿中国的电影做案例分析,这是我们的骄傲。爆品其实很简单,就是一个好的故事打动了观众,引起了他们的情感共鸣。现在有很多创作者却走偏了,他们创作的作品形式大于内容,很多剧本一看就是拼出来的,结果出来就是一个变形人,人物的内涵是空洞的。所以把一个简单的故事说好,把这个人物塑造丰满就成功了,不要考虑别的形而上的东西。

对制片人来说,要保持初心,现在的社会尘埃很多,人们渴望真善美的情怀。商业的文化产品有些逻辑技法,要成为拳头产品或系列产品的话,一定要有特点。

资料来源:中国文化报

http://www.ce.cn/culture/gd/201510/24/t20151024_6794020.shtml